已經是大學生的妳對於一直過度控制的父母感到不滿。
雖然自己不是討厭他們,但始終想要獨立,一氣之下收拾了個人物品衝了出家門。
在街上才想起自己根本沒有足夠的錢找地方居住,正生悶氣時又想起父母的無理取鬧,委屈加上害怕的心情令妳就這麼在後巷哭了出來。
這時妳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

金碩珍
「小姐妳還好嗎?」
妳抬起頭,看見對方端正的臉孔看著妳。
「啊……你是XX大學的學、學生會會長金碩珍……?」妳抽泣著問他。
「對啊。妳是我們的學生吧?沒事吧?」他滿臉擔心。
妳把自己的處境一一告訴了他。
金碩珍沈思了一會兒。
「妳要不要來我家住?很大,還不用錢。」
「這、這樣不太好……」
「沒關係,如果妳覺得不方便,有錢時可以隨便搬走。可是妳現在沒地方可去吧?」
其實我可以暫時回家的……妳這麼想著。可是要離開的是自己,現在又回去很對不起父母。
「那就拜託了……」妳低下頭回應他的好意。「抱歉給你麻煩了。」
「幫助同學是學生會會長的義務啊。」他笑著說。
不,這種幫忙會不會太誇張了……?

閔玧其
「丫頭妳在這裡幹嘛?」
是籃球隊隊長閔玧其。
「啊、是玧其前輩……」妳急忙擦去淚水。
之前看過對方看著一個在哭的女孩露出嫌棄臉,自己可不想被他討厭。
不如說自己根本暗戀他吧……
妳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處境告訴他。
「妳這樣他們會擔心妳吧,快回去。」
「可、可是我真的,不想被他們控制……我想過自己的人生啊。」
想不到閔玧其聽到這句話後笑了起來。
「想不到妳在這方面還挺有骨氣耶。平時看起來軟綿綿的。」
「甚麼軟綿綿啦!」妳不滿的叫嚷著。
「妳要不要跟我一起住?要我養妳一輩子也行。」這種性格的女生,我喜歡。
「咦、咦?!真的行嗎?」妳被他的提案嚇到。
「行啊。」
「那、謝謝你……」妳急忙道謝。
真希望一輩子也可以跟他一起,妳想。

鄭號錫
「這不是阿米嗎?沒事吧?」
妳抬起頭。面前的是舞蹈學會會長兼自己的追求者鄭號錫。
妳也不清楚為甚麼,但這時就是很想摟著他大哭一場。
「妳是不是想哭……?要撲進來沒關係的喔。」心思敏銳的他察覺到妳的想法。
他甚至已經大概猜測到妳是因為家庭問題才這樣在街上哭泣。
得到他的允許,妳一下子鑽進他的溫暖懷裡。
鄭號錫一邊安撫妳,一邊勸妳回家,但因為自尊心的問題妳完全不想在短期內回家。
「那妳先跟我一起住,想回家時才回去,可以嗎?」他問妳。「一直不回家父母會擔心的喔。」
妳點點頭。
也許自己該答應跟這個人交往……他帶妳離開時妳這麼想著。

金南俊
「妳是昨天的那位同學嗎?」
「……呃、對……」妳抬起頭。
昨天在某分享會上自己才對這位優等生學長笑著說,如果自己的成績也能跟他一樣好那該多棒。
「還好我沒有認錯人了。」他說。「妳在街上幹嘛?還拖著行李箱。」
妳對他說,因為父母過度控制,所以自己很累,就跑出來了。
「可是就這樣跑出來不太對吧?」
「我也這麼覺得……」妳重新低下頭。「可是現在又回去很奇怪……」
「可是妳還是得回家啊。我想如果妳認真跟父母談談的話他們也會聆聽的。」
「試過了……沒用。」妳搖搖頭。
他輕輕拍了妳的肩膀。「但不會去父母大概會擔心的。要是妳有甚麼煩惱可以跟我說呀。」
「可以嗎?」妳再一次對上他令人安心的視線。
「有甚麼不行的。」他向妳微笑,露出梨渦。妳也笑了起來。
「謝謝你。」

朴智旻
「阿米妳沒事吧?」經過的同學系的同學滿臉擔心的問妳。
「只是和父母吵了一架……沒事的。」
「可是妳怎麼看也不像沒事耶。」朴智旻說。「而且妳現在要住在哪裡啊?」
「…我會自己想辦法的……」妳搖搖晃晃站起身準備離開,他一把拉著妳,用妳從來沒聽過的強硬聲線制止妳。「不行,如果現在沒有計劃,妳就得回家。」
妳不作聲。他放輕語氣安慰妳說:「就算妳想自己生活也需要能力呀,可是現在妳還沒有,一定要留在家人身邊啊。」
他說得有道理……妳只好妥協。
「對不起……」剛才自己的語氣還那麼差。
「沒關係。」他露出迷人的笑眼。「有壓力會這樣是正常的嘛。」


柾泰的還沒有……
靈感君跑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村月夜 的頭像
貓村月夜

星空月夜

貓村月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