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BG者請自行避雷
※自創女主名稱雷者勿入
※以上OK請繼續往下




別人都稱讚我是一個理性的人。

可是我並不為此而高興

01. 

李雨賢被朋友朴世炫抓了去看某部聽說很感人的電影。

她承認電影挺觸動人心的,可是而且她覺得世炫哭得鼻涕都跑出來了有點誇張,其他觀眾都沒有她厲害。

世炫吸了吸鼻子問她難道沒有甚麼感想嗎?雨賢一臉無辜地看著她。

「我有被感動到好嗎,而且你看其他人都沒有你哭得那麼厲害。」

「真羨慕你呀,可以忍著不哭出來……大庭廣眾的哭出來多難看啊。」

李雨賢沒有回話。

02. 

「我回來了。」

「回來了啊。」雨賢的母親回答。「回來了就趕快繼續溫習,你兩星期後有測驗吧?」

「那只是個小測,不用溫太久,而且兩星期前就溫習的話,之後我只會忘記內容。」

「所以你更加需要每天溫習一次,防止你忘掉。」母親的話不留餘地。雨賢只好死心回房,可是她完全專心不了。

這理應是她的人生吧?

03.

「你大學想讀醫科還是法律?」父親問她。

雨賢硬生生的把「我兩科都不想讀」這句話吞下肚。

「醫科。」

其實她的確對醫科比較有興趣,可是她最想讀的是音樂系。

但她的選擇只有兩項。

03. 

「雨賢啊。」同桌權宥珍突然叫她。

「……怎麼了?」

「你最近看起來很累呢。」

「………下個月就考試了啊。」

「哇啊,你好勤勞,我連課本都沒碰過呢。」宥珍瞪大眼睛。

「反正你全部都會啦。」

「呸呸呸,我還是得溫習的。」她不滿的撅了撅嘴。「不過你最好還是得早點休息喔。」

事情最好是這麼單純,雨賢想。

04. 

每晚躺在床上我都無法入睡。

一想到自己像扯線人偶般活著,我好想哭。

可是我哭不出來。

我好羨慕那些易哭的人。

胸口漲得難受。

05. 

「那個,」班上的全圓佑今天找我搭話。

「你的樣子好憔悴。」

我從來沒看過他關心班上的女同學。看來我真的是一副快死的樣子吧。

可是我跟他不怎麼熟絡,我不太想麻煩他。

「我沒事,你不用操心。」

他半信半疑的點點頭。

「如果需要甚麼幫助的話,請不用客氣,我可以聽你抱怨的。」

我向他道謝。

他離開後,世炫迅速的走過來。

「其實我也這麼覺得,你最近都沒精打采的……沒睡好嗎?」

「嗯。」我說。「壓力很大。」

「這樣啊……」世炫沒有多說。她也知道我的父母的專制程度。

「說不定你跟圓佑聊天真的會有幫助呢。」她突然說。「順榮跟我說過他其實人很好喔。」

「是嗎?」

或許我真的應該找他聊聊吧。

06. 

「你果然有心事吧。」全圓佑看見李雨賢走過來便說。

她點頭。

「下課後……有空嗎?」

「當然。」全圓佑回答。「我們下課後到天台談吧,你大概也不想別人聽到你的煩惱。」

雨賢稍微有點吃驚,她從來看不出圓佑是這種懂人情世故的人。

「那……下課見。」她告辭。

07. 

「你想何時開始說就說吧,我只負責聽。」

「有用的嗎?」

「說出來會比較舒服吧?」全圓佑一本正經地反駁。「如果你有個好的傾聽者。」

這是在稱讚自己嗎?雨賢輕輕勾起嘴角,坐在全圓佑身旁,然後重重地吐了口氣。

她抱怨著父母如何控制著她的人生,但她無法向他人傾訴;她不求有人明白她,因為她自己也不懂自己。

希望把情緒發泄,可是卻又發泄不了。

這麼說著,好像放下了心頭大石,雨賢剋制不住,哭了起來。

全圓佑有些拘謹的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畢竟他們並不熟悉。

「辛苦你了。」他喃喃細語。

08.

「那個……」雨賢抬頭看著全圓佑。「謝謝你……」

「我甚麼都沒有做,我只是聽你發泄而已。不過哭出來感覺較好吧。」

「不,你聽完後沒有說那些很老土的安慰說話……」

「因為那些話只會令人心情更加低落啊。」

「很少人明白這個道理……」雨賢說。「可是你懂。所以我真的很感謝你。」

「沒甚麼。」全圓佑摸摸她的頭。「倒是你不要把煩惱都藏在心裡,這樣對你無益。」

他看到對方臉上隱約的紅暈。

09.

「啊,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錯耶。」宥珍看著雨賢說了一句。

「嗯。」雨賢輕輕笑了笑。

她想起昨晚全圓佑傳來的短訊。

『想哭就哭出來吧。』

『我會隨時在你身邊的。』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村月夜 的頭像
貓村月夜

星空月夜

貓村月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