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人物譯名全為個人翻譯,請不必嚴肅對待)

DDLC (心動文學部),是一個男性向戀愛模擬遊戲,務求與文學部的四個女孩深入交流並相戀,是一個非常溫馨浪漫的遊戲……



才怪。



⚠⚠⚠以下大量劇透注意⚠⚠⚠

這個欺騙性極高的遊戲其實在下載點已經標籤了Psychological Horror (心理恐怖),可是在一周目玩的時候最初真的覺得……這不是正正當當的戀愛遊戲嘛……

不過在男主的童年好友Sayori(紗賴)自殺之後整個遊戲就變得很令人不安,第一個徵兆就是男主發現紗賴自殺時,BGM變得很扭曲。(而且那條BGM的名稱是Sayo-nara...)

自此遊戲開始經常出現故障、干擾,角色不定時說出奇(恐)怪(怖)的話,而且間中會出現嚇人的表情。

例如這個有自閉傾向的女孩Yuri(百合)本來是氣質高雅的妹子(這不是我說的是男主說的)


二周目開始她變得很病嬌(不過是自殘式病嬌),而且常常突然露出這個表情:


↑這個眼睛會動!

另外這位傲嬌女孩Natsuki(那月)雖然沒有太大性格改變,可是她的五官有時會被一堆黑色東西蓋住外加流血淚,又或者嘴巴變成這樣:


真的很嘔心

二周目結束前夕百合會向男主告白,無論男主答應與否她都會馬上掏出刀子自殺,因為某種原因男主被逼整個週末困在教室看著百合的屍體一直腐爛(原因待會兒分析)

啊,對了,為甚麼百合有刀子?因為她有收集刀子的癖好,也就是為何她沒有朋友,以致變得有自閉和自殘傾向的原因。

三周目被文學部部長Monika(莫妮卡)強制開始,在開始前她會把遊戲的幾乎所有東西刪掉,除了她、你和一間空房間。整段時間男主變成啞巴,莫妮卡開始向你告白……


對,是正在玩遊戲的你,不是男主。

這個遊戲其實就是莫妮卡企圖令玩家愛上自己的遊戲,或者應該說,她希望遊戲變成讓玩家愛上自己的工具。

莫妮卡相信自己是與玩家一樣真實的人類,另外三人都只是虛構的遊戲角色;她亦有一些操控遊戲的能力,基本上遊戲故障、角色OOC等狀況都是她搞出來的,證據如下:

1. 三周目在刪除莫妮卡的角色後結束,四周目開始前期男主比起一周目,對紗賴的態度明顯溫柔得多,也比較有動力,而且在一二周目一直吵架的百合和那月在四周目時感情也很好。
2. 二周目期間的角色對話突然走樣,例如百合說「那月即使自殺了也沒有人會感到傷心」、莫妮卡想跟男主一起時百合告訴她去自殺、那月傳紙條給男主叫他關心一下OOC的百合,男主放下紙條後那月的臉變成一片空白並告訴男主「只要跟莫妮卡一起就好」。
3. 在一周目紗賴因為抑鬱而一直無法準時起床,然而四周目她高興地告訴男主自己已經連續幾天準時起床了。
4. 百合雖然是個佔有慾有點強的女孩,但二周目時她完全病嬌模式開啟了。
5. 那月一直跟她爸爸有點問題,但在一周目期間,那僅止於不允許她看漫畫而已,但二周目幾乎演變為類似家暴的問題。
5. 除此以外,那月在二周目比四周目的語言攻擊性強得多。

最明顯的就是百合自殺後,那月衝出去嘔吐,莫妮卡淡定的表示「哎呀呀,遊戲完全走樣了呢,我幫你修理一下吧」,然後刪掉其他角色。

莫妮卡改變角色特徵的原因是為了令其他人難看,從而令玩家喜歡自己,但失敗了:遊戲根本沒有她的戀愛路線,玩家根本沒辦法喜歡她。

大概因為玩家沒有選擇莫妮卡,所以她讓男主(和玩家)整個週末看著百合的屍體漸漸腐爛

所以她刪掉所有東西,只剩下自己。男主和房間也只是工具而已。

最有意思的是結局,四周目開始,紗賴成為了文學部部長,起初同樣是溫馨的開頭,但沒多久紗賴就表示自己全部都知道了……

就是首三周目發生的事。

她感謝玩家除掉莫妮卡……然後準備重蹈覆轍。

這時大概是幽靈般的存在的莫妮卡,刪掉整個遊戲,並說「文學部根本沒有快樂存在」。

這句話很重要,因為「讓所有人變得快樂」,就是遊戲黃金結局的關鍵。

一旦紗賴自殺,遊戲便無法回頭,令所有人快樂的方法就是在她自殺的場景出現前集齊所有女孩的CG圖。這樣當四周目開始後,紗賴會感謝玩家如此努力令所有人快樂。

不得不說這個遊戲的劇情簡直神級!由遊戲介紹版面、遊戲主畫面開始已經一直預示著莫妮卡是個非一般的角色,而且寫詩的遊戲也很有趣w

遊戲中也充斥著一個恐怖遊戲的提示,期待公司的那個遊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村月夜 的頭像
貓村月夜

星空月夜

貓村月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